梅花一弄,斷人腸 第二百九十一章 覺悟

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殘影曉夢梅花一弄,斷人腸 第二百九十一章 覺悟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宿炎烈跟著那個引路的魔兵來到了白虎殿,一打開宮門便見到了全須全影兒的藍暄妃,不由得心里松了一口氣。

    藍暄妃看到遍體鱗傷的宿炎烈反倒是越來越愧疚,三生三世,自己不但回應不了他的深情,還給他帶來無盡的苦難。

    “妃兒,這是梼杌給的藥?!?br />
    殷黎忻將那瓶靈丹交給了藍暄妃,隨后朝著宿炎烈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其實藍暄妃有多愧疚自責,殷黎忻便有多抱歉,只是傷痕已留,現在能做的,只有盡力的彌補。

    藍暄妃狐疑地看了一眼手中的丹藥,皺了皺眉頭將丹藥放在鼻翼邊聞了聞。

    “他給的?能信嗎?”

    “不能信也沒辦法,咱們對丹藥都不是那么熟悉?!?br />
    殷黎忻一攤手,頗為無奈咧了咧嘴。

    藍暄妃這個丹藥白癡是不頂用了,然,自己也沒比她強多少,宿炎烈?恐怕還不如藍暄妃呢。

    “我來看看!”

    柳如煙一把奪過藍暄妃手里的丹藥,扣出一小點末末出來,放入口中嘗了嘗:

    “這的確是療傷的丹藥,而且還是極品!梼杌這小子倒是真舍得!”

    宿炎烈這才看到,柳如煙和沈嘯月都來了,沉默地朝著他們二人點了一下頭。

    “屬下柳如煙\嘯月天狼,參見魔帝!”

    柳如煙和沈嘯月忙半跪在地朝著宿炎烈恭敬地行了一禮。

    “魔帝?!哈哈哈……

    如今我不過是階下囚,哪還是什么魔帝,你們從今往后,你們也不必再對我行這般大禮,都起來吧!”

    宿炎烈緩緩地走過去,親自將他們二人扶起。

    “這雖是極品療傷的丹藥,可確是地地道道的魔丹,乃是用成千上萬的魔魂魔血所煉制而成的”

    柳如煙在宿炎烈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再次看了一眼丹藥,不覺冷哼一聲,這梼杌的心眼還真不是一般的多啊,企圖用魔丹來控制宿炎烈。

    “什么?你這意思是?”

    藍暄妃有點明白柳如煙的意思,不禁雙拳緊緊地握著,竟敢再一次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耍心眼,很好,梼杌,老娘和你誓不兩立!

    “總而言之,此丹魔帝服用有利無害,若是白虎神尊服用必然是有害無利!”

    宿炎烈對這些倒沒什么要求,仙又如何,魔又如何?不過都是一念之間罷了,即使做魔,梼杌他們也休想要控制住自己。

    宿炎烈思及此處便也沒有半分猶豫,接過藥瓶,一仰頭十幾顆丹藥便入了肚。

    “你瘋了!就算是極品的丹藥,也不能這樣吃,何況這是魔丹!”

    藍暄妃沒有想到宿炎烈竟然整瓶就往嘴里灌,不覺嚇了一跳,忙奪下他的藥瓶,白了他一眼。

    就是這療傷的魔丹藥性再好可也不能當糖豆吃吧,萬一吃出毛病那還了得。

    殷黎忻趕緊運起真氣施展出『霧釋冰融』替宿炎烈消化這魔丹的藥性。

    藍暄妃見狀也將自己的真氣匯聚進去,引領藥效滲入每一條經脈中,加速傷口的愈合。

    這一通折騰下來,宿炎烈的傷竟好了七七八八,修為也恢復了五層左右。

    殷黎忻將藍暄妃的決定解除對梼杌他們的封印大致和宿炎烈說了一番。

    “妃兒,你真的要解除封印嗎?”

    宿炎烈擔憂地皺起眉頭,如果將封印解除,他們重獲真身后便沒有了束縛,到時豈不是更加的為所欲為?

    “不然呢?”

    藍暄妃耷拉著腦袋對著宿炎烈問道,隨后揉了揉太陽穴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你也同意她這么做,你知不知道這樣做的后果會是多嚴重?”

    宿炎烈沒想到殷黎忻竟然會同意藍暄妃解除梼杌四大魔獸真身的封印,這樣一來只怕七界再無安寧了。

    “妃兒,我覺得也該是時候解除你九州所下的詛咒了,畢竟因為當年的誤會,導致九洲大陸千年未曾出過元嬰級別以上的人才……”

    自從白猿順利逃出魔域之后,殷黎忻便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現在世家門派肯定折損一大半,如果可以將剩余的人才都合理適當的提升修為,對正邪之戰未必不是一種助力。

    “什么?解除詛咒?休想!當年要不是因為那些所謂的人,仙,苦苦相逼,妃兒何至于受那般誅心之痛。

    他們無法得到晉升那是因果循環的報應,若解了咒,那妃兒受的罪豈不是白受了?”

    宿炎烈一聽到殷黎忻提議讓藍暄妃解除對九州大陸的詛咒,頓時滿臉不悅,脫口便是反對。

    七界的安危固然重要,可在宿炎烈的心里沒有任何一件事一個人能比得上藍暄妃,若是因為某事讓她遭受半點委屈,他斷然是不會同意的。

    “我和黎忻很可能這輩子都不能有個健康的孩子,詛咒,本就是不好的東西,解除了又有什么關系?”

    對于九州的詛咒藍暄妃倒是看得非???,殷黎忻的提議沒有錯,若是能夠阻止梼杌他們的計劃,解除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妃兒!”

    宿炎烈一把抓住藍暄妃的手臂,心疼地喚了她一聲,前世就是因為所謂的情誼,才把自己逼得進退兩難,難道今生還要受他們所累嗎?

    “阿烈,我知道你為我不平,可我們曾經是守護四方的神獸,如何能眼看七界動亂而無動于衷呢?再言,事情已經過去千年沒必要再耿耿于懷,該放下的始終是要放下,不是嗎?”

    藍暄妃意有所指地看著宿炎烈,的確,有些事是該放下了,不管是曾經的情還是怨,糾葛了千萬年,再牽掛于心便是執迷了。

    自從藍暄妃恢復了三世的記憶后,便不斷的反思,與殷黎忻、宿炎烈的情和怨執著了千萬年,早就已經形成了癡和迷。

    倘若當年沒有這份癡迷坦然地接受天命的安排,也許將不會發生這些,說到底所有的苦和罪都是自己惹下的,無關他人。

    “妃兒,你……”

    宿炎烈沒有想到多年不見藍暄妃竟有這般徹悟,不禁找不到其他的話語來阻止他們的決定。

    “此事不急,現在姑且不知道九州那邊還有多少人幸存,等我們與他們聯系上了再除咒也來的急?!?br />
    殷黎忻并不著急讓藍暄妃解除昔日的詛咒,而是想要等九州那邊確定了情況,再來做進一步的規劃。

    ()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殘影曉夢》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殘影曉夢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殘影曉夢》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魔兽世界怎么赚钱换时光徽章 宁夏11选五走势图今天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北京pk10app 今日股市行情点评 海螺水泥股票代码 幸运28加拿大 股票跌破发行价 重庆幸运农场一天开多 福建36选7中奖规则 陕西11选5分布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