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一弄,斷人腸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親者相融

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殘影曉夢梅花一弄,斷人腸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親者相融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看見沈恙進入陣法,心頓然涼了半截,片刻也不敢耽誤,緊隨其后。

    “沈恙!”

    進入陣法的沈秋落沒有看到沈恙的身影,就連其他隊的人也沒有見著半個!

    沈秋落來回走了許久,發現自己始終走不出這個四方方的空間,馬上就意識到這個應該是一個間隔陣。

    沒錯,就是在大陣法的基礎上擺出無數的小陣,有隔離的效果,當初機關閣里最后一個關卡就是幻影陣的基礎上設下間隔陣。

    沈秋落靜心來,集中神魂之力,口中再次默念九字真言,配合著手決,強行把這個陣給割開。

    “沈羨?”

    沈秋落破開陣法結界之后,居然到達另一個結界中,她清楚地看到,沈羨被綁在一根柱子上,他的手臂被人割破鮮血順流之下進入一個血槽。

    沈秋落雖然懷疑自己中的蠱毒與沈羨有關,可現在見他這幅模樣終是不忍,飛身跳出用匕首劃斷束縛在他身上的繩子。

    “沈秋落,去死吧!”

    剛剛得到解放的沈羨突然臉色變得詭異起來,嘴角露出一副嗜血的笑容。

    “小心!”

    沈秋落不知為何,自己居然動彈不得,眼看著那把彎刀要割破自己的喉嚨時,沈恙突然撞了過來,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這一刀。

    “你不是沈羨,到底是誰?”

    好在沈恙身體矯健,這一刀便為傷及要害,不過就是肩膀被劃破了一道口子罷了。

    “沈家的人果然是手足情深,義字當頭,不知道沈家一下子隕落一大片最為出色的后輩沈老家主會不會氣得呼呼哀哉?!”

    “小丫頭的陣法造詣很不錯嘛,不知道可曾見過我獨創發明的血凝法陣?今就讓你見識見識!”

    那人撕下面皮,露出一張皺地看不清原來樣貌的臉出來,縱橫交錯的皺紋布滿整個臉龐,猶如千年古樹皮一般。

    說著,那人一揮衣袖,沈恙的手臂頓然爆破,鮮血如同泉涌一般噴射出來。

    “你知道這是誰的血么?”

    那人突然呲呲地笑了幾聲,伸手虛空一抓,便將真正的沈羨抓了出來。

    “你想做什么?放開我!”

    沈羨掙扎著,可他越掙扎,手臂上的血流得越快。

    “世人都知道血相融者為親,擁有同一血脈的人,可以相互牽引,這是血脈傳承,可卻不知道相融的血脈卻世間最要命的毒引,尤其是沈家的血!哈哈哈……”

    那人笑得有些瘋狂,將沈羨和沈恙的血放入血槽快速融合,塑煉成血刀模樣。

    沈秋落看著那個血刀漸漸成型,心道不好,若是血刀凝成,非要了這倆人的命不說,只怕整個沈家都遭到滅頂之災,再言沈恙已經是下一任內定的家主,他若是出了事,那嫡系一派就……

    除了沈柔情之外,沈恙與自己感情最為交好,若他在自己面前隕落,這輩子如何面對沈柔情,如何面對外祖,如何面對沈家所有長輩,就連自己也無法原諒自己!

    “噗……”

    想到這里,沈秋落強行沖破禁錮,倒地吐了一口血,運起真氣祭出金蛇鞭,向對面做法的人揮去,卻被一道屏障給擋出來了。

    那人笑得癲狂,得意的看著沈秋落:

    “小丫頭,要是再不破,他倆的命……可就交代了啊哈哈哈哈……”

    到底該怎么辦,沈秋落這下心神開始慌了,揮舞著手中的鞭子一遍遍地打著。

    沈秋落一遍遍地被彈了回來,身上也應反射而弄得遍體鱗傷。

    “噗……”

    “秋落!”

    沈恙情急之下也將禁錮自己的結界給沖破,噴出一口血之后艱難地爬向沈秋落。

    沈秋落看著沈恙吐出來的血竟覆蓋住自己的血,然,兩種血竟然不能融合在一起。

    沈秋落突然閃過一個畫面,在時空隧道里,沈恙阻止自己用血來尋找沈憐,為什么連沈巖的血都可以融合,而自己的不能?

    血相融者為親……沈秋落突然明白了什么,仰天長笑一番后,匯集神魂之力,使出九字真言手決,將那人立下的結界給劃破。

    沈秋落趁那人還未緩過神,一把將那柄即將現成的血刀狠狠地插入自己的心口,血刀隨即化為虛無。

    “秋落!”

    沈恙立即沖上去,將快要倒下去的沈秋落抱在懷里,雙眼突然變地赤紅。

    “你怎么這么傻!”

    沈恙看著血刀消失在沈秋落的傷口上,而她的傷口卻奇跡般般地愈合,最終完好無損。

    “不!怎么可能,你的血居然是……?!這不可能!”

    那人怎么都沒有想到沈秋落的血居然是個異數,而且還能吞噬血刀,不覺大驚于色,忙使了一個遁術逃離現場。

    “噗……”

    沈秋落雖然吞噬了那柄血刀,可是沈家的血液在她血液中形成了血毒。

    “快,帶上沈羨,離開這里!”

    沈秋落吐出一口黑血后,強行裝出無事的樣子,借著沈恙的力道站了起來,看了一眼角落上的沈羨,有股說不出的感情,想了一會還是把他一同帶走。

    沈秋落三人相互扶持著出了陣法,一路半是休息半是趕的回到了營帳中。

    “沈憐,你幫他們兩人好好檢查一下,有什么事及時來湖畔通知我!”

    沈秋落喚了沈憐過來為他們查看,之后交代一聲便要離開,不想被沈恙抓住了手。

    “去哪?你身上有傷,還是讓沈憐幫你看看?!?br />
    沈秋落朝著沈恙翻了一個白眼,指了指身上的血衣,已經將有些汗味的手伸給他聞聞:

    “你確定要讓沈憐在這里為我療傷?”

    沈恙頓然鬧了一個大紅臉,忙放開沈秋落,尷尬地別過頭不敢再看她一眼。

    沈秋落瀟灑地轉身離開了營帳,朝著湖邊走去隨手設了一個結界,退下血衣,一頭扎進湖里,借著冰涼的湖水運起了真氣,把血毒逼在后頸上,用陣法把它禁錮住。

    “三長老……”

    沈憐幫他們上完藥之后便來到湖邊,發現沈秋落設下的結界,喚了一聲后安靜地守在外面。

    沈秋落撤掉周身的真氣,揮了一下手臂,準許她進入結界。

    沈憐進入結界看到沈秋落的背部密密麻麻地傷痕,心下猛然一片震撼,這到底是怎樣的一位女子,竟然可以忍受得了這么多創傷,難道這都不疼的么?

    ()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殘影曉夢》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殘影曉夢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殘影曉夢》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魔兽世界怎么赚钱换时光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