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地獄列車 第一百三十五章‘弦’

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午夜探險直播第一卷地獄列車 第一百三十五章‘弦’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怎……

    怎么可能……”

    紅鼻子,望著女人,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

    只有他知道,七苦蟲的‘食腦之痛’,是何等的恐怖。

    那是讓人,一輩子都無法忘卻的痛苦。

    讓你回想起來,都如墜深淵,徹夜難眠。

    即使孤兒院里的孤兒,從小被強制服用七苦蟲的蟲皮,逐步磨煉精神意志,增強抵抗痛苦的能力。

    真到吞服七苦蟲的時候,十個里邊,至少要死掉八個。

    這種滋味,尋常人,想都不敢想。

    而第一次體驗七苦蟲食腦的女人,居然堅持了下來……

    簡直不可思議。

    “很好。

    你贏了……”

    莊家臉上,充滿了震驚,他擺了擺手,侍女趕忙上前,便將手中的盤子,遞到馬臉男手上。

    馬臉男激動的臉色通紅,語無倫次,抓起盤子里的東西,就往自己懷里塞。

    邊塞,口中還發出桀桀的笑聲,像是入魔了一樣。

    “我再給你提供一份,白桌賭局的獎品。

    你愿意把她賣給賭場么?

    我對這個女人,很感興趣?!?br />
    莊家盯著地上,蜷作一團的女人,忽然開口道。

    馬臉男愣了一下,臉上旋即露出狂喜的神色,似乎不敢相信天底下有這等美事:

    “愿意。當然愿意。

    這個女人,對我來說,就跟垃圾一樣。

    贏了白桌賭局后,她再沒有可利用的價值。

    您想要的話,盡管拿去就是了?!?br />
    莊家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道了聲好后,拍了拍手,女侍,又端出了一個盤子。

    盤內,同樣擺滿了‘極樂圣水’和‘血精’。

    馬臉男隨手將女人的賣-身契放在盤子上,一把攬過盤子里的東西,他不知從哪找了個黑布口袋,將賭贏的東西,全部塞在里邊。

    旁邊的人看著,眼睛簡直快要噴出火來。

    有不少人湊到馬臉男身邊,向他詢問,女人是從那哪個地方買來的,似乎也打算買一批進來當賭資。

    但馬臉男,根本理都不理睬。

    哼個小曲兒,笑得眼睛都快看不到了。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去看女人一眼。

    他似乎真的,把女人當做貨物去看待。

    “嗯?”

    莊家忽然發出一聲驚疑:

    “這個女人……

    好像不大對?!?br />
    女人從劇痛中恢復過來后,一直聳拉著腦袋,盯著地面也不知在瞧些什么。

    舉止,很是詭異。

    莊家俯下-身子,按了按女人的太陽穴。

    女人受到刺激,從地上爬了起來,站在他面前,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

    笑聲,又凄厲,又放肆,聽的我牙根直打顫。

    這個女人,雖然從七苦蟲的劇痛中活了下來,但似乎,瘋掉了……

    “你等一下……”

    莊家抬起頭,似乎想對馬臉男說些什么,但是卻發現,馬臉男看情況不妙,早就撒丫子逃跑了。

    “把他追回來!

    這個女人,已經沒用了。

    讓他把東西退回來!”

    莊家氣急,對手下道。

    頓時,賭場里的伙計紛紛出動,飛奔著去找馬臉男的麻煩。

    “現在怎么辦?”

    紅鼻子有些傻眼了,數百人的賭場,要么去追趕馬臉男,要不,就是飛奔出去看熱鬧的,還有想渾水摸魚,覬覦馬臉男身上極樂圣水的。

    擁擠吵鬧的賭場,瞬間變得空蕩蕩。

    “‘弦’,是溝通‘執念’和現實的橋梁。

    是柱的情感寄托,是它一生,最無法釋懷的東西。

    我推測,那張賣身契很符合‘弦’的定義!

    趁現在,我們把那張賣身契給搶過來?!?br />
    我皺眉許久后,悄然道。

    賭場,只剩下嘻嘻哈哈狂笑的女人,還有一臉慍色的白袍莊家。

    他手里,緊握著女人的賣身契,恨不得一把將它撕個粉碎。

    我和紅鼻子有過聯手對抗黑鼻子小丑的經驗,彼此之間有一定的默契,對視一眼后,兩人分開,一左一右,偷偷摸摸朝莊家包夾過去。

    “您好,我現在想兌換籌碼,可以么?”

    我走到莊家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當然可以……”

    莊家抬頭看了我一眼:“你是新來的吧,以前從來沒見過你……”

    他正跟我說著話,忽然瞳孔收縮。

    破空之聲在他背后響起。

    紅鼻子手里拎著一只椅子,朝莊家腦袋上砸。

    有人偷襲!

    能在這種賭場當莊家的,自然不是等閑之輩,莊家瞬間察覺到,他眉頭一皺,就準備扭身躲開。

    但下一刻,他的身子就呆滯了。

    因為我擋在他面前,搭著他肩膀的手一發力,就將他的身子按住。

    “你……”

    莊家臉色大變,他就是再蠢,也知道我和背后的偷襲者是一伙的。

    ‘砰’的一聲,紅鼻子的椅子狠狠砸在莊家背上,將他打趴在地。

    他手里的賣身契,拿捏不住,掉到了地上。

    我趕忙蹲下-身子,撿起賣-身契。

    一張薄薄的紙,輕如蟬翼,年代久遠,已經有些泛黃。

    除此之外,再無異常。

    完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

    賣-身契,并不是‘弦’。

    當初在‘織女’的執念牢籠里,我拿到了她的‘弦’,也就是那封情書,入手,就感覺洞曉了‘執念牢籠’里的一切。

    但賣-身契,沒給我絲毫這種感觸。

    我的推測,是錯的。

    我頓時眉頭大皺。

    讓女人淪為馬臉男奴役,生不如死的一紙契約,怎么可能不是‘弦’?

    難道,還能有比這張賣-身契,更讓她不愿面對的東西?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br />
    就在我愣神的時候,耳畔忽然傳來女人瘋瘋癲癲的笑聲:

    “拿了我的賣-身契,你就是我的主人了。

    我要服侍你一輩子……

    永永遠遠不分開?!?br />
    被七苦蟲折磨得瘋掉了的女人,忽然出現在了我面前。

    女人此刻,雙目猩紅,披頭散發,簡直比厲鬼還要讓人膽寒。她手里,此刻居然抓著那條,先前被她吞下的七苦蟲:

    “親愛的,你看看我發現了什么……

    很好吃,很美味的食物。

    我喂你吃,好不好。

    來,張嘴……”

    她拿著七苦蟲,就想往我嘴巴里塞……

    這條七苦蟲,剛從她腦子里邊爬出來,身上,沾滿了黏糊糊的東西……

    有胃液,有口水,還有……

    腦漿……

    更別提,這只黏糊糊,肉嘟嘟的蟲子本體了……

    簡直要多惡心,有多惡心。

    讓我吃這東西,我甘愿把腦袋擰下來給人當球踢。

    女人拿著蟲子,朝我走來,我嚇得七竅升天,趕忙轉身,拽著紅鼻子就要跑。

    “你們這些小王八蛋,跑的了么?”

    莊家咬牙切齒的聲音響起。

    他打了個響指,噼里啪啦,宛如下雨一樣,房梁上懸掛的尸體,紛紛落下。

    像柳樹枝上,垂下的藤蔓一般,在半空中,蕩來蕩去。

    我一邊飛奔,一邊回頭觀察女人的動向。

    自然沒有察覺到,身前遍地都是垂下的尸體。

    ‘砰’的一聲。

    我和一具尸體結結實實的撞在一起,撞得我鼻血都流出來了。

    背上的楊樹葉子摔倒在地,又疼又怕,嚇得哇哇大哭。

    我看的心疼不已。

    但情況緊急,我顧不得安慰楊樹葉子,一把將她抱起,拼了命的想沖出賭場。

    但就這么一個耽擱的功夫,莊家,居然趕了過來。

    他扒開我面前的一具尸體,露出了陰森猙獰的面龐。

    一雙冷冰冰的眸子,直生生的刺向我,語氣,冷的嚇死人:

    “沒有人,能在賭場耍過滑頭后,還活著出去。

    你,也不會例外?!?br />
    他不知從哪,掏出一只,和賭場招牌上,那只招財貓的手掌相仿的鐵爪,戴在手上。

    旋即,一爪抓向我的天靈蓋。

    鐵爪上,冒著森森寒光,看的我心悸不已。

    這一爪要是被抓結實了,我頭蓋骨可能都被捏碎。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午夜探險直播》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午夜探險直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午夜探險直播》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魔兽世界怎么赚钱换时光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