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下去陪她!

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近身狂婿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下去陪她!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靳西風脫掉身上的一切。沖了個溫暖舒適的熱水澡。

    他今晚所做一切,都是為了靳家復仇。

    他也將陰謀狡詐運用到了極致。

    此刻,他要沖刷掉過往的一切。

    然后整理頭發,穿上嶄新的西裝,系上領帶。連夜回到靳家。

    開始他全新的人生。

    今夜過后,他將為自己而活。

    活出精彩的人生。像曾經二十多年那樣,活得意氣風發。

    站在鏡子前的靳西風打好領帶。還低頭擦了擦錚亮的皮鞋。

    盡管沒人會現場圍觀他重回靳家。但他的人生從來都充滿儀式感。今晚也不例外。

    轉身。

    靳西風走向房門口。

    可他剛剛把手放在門鎖上。

    叮咚的門鈴聲響起。清脆卻刺耳。

    靳西風皺眉。有些不解。

    整層樓都是他的貼身保鏢。莫說是靠近他的房間。哪怕是靠近這層樓,他都應該提前預警,收到消息。

    但此刻。門鈴響起了。

    他卻沒有接到任何提醒。

    靳西風臉色微變,心也跟著沉了下來。

    他掌控著整個局勢。

    對三方關系,也有非常深入地了解。

    楚云今晚,必全力以赴,誅殺先生。

    而當神秘強大的先生親眼目睹了靳靈的死,也勢必一怒為紅顏,與楚云決一死戰。

    在靳西風的預測中,這是一場玉石俱焚的殊死搏殺。絕對不會這么快就結束。

    那么,除了他們。又會有誰,會三更半夜來找自己呢?

    甚至于,哪怕是楚云也沒有任何理由再找自己。

    靳西風機關算盡,早已經算死了所有可能。

    但門鈴聲還是出乎意外的響了。

    他眉頭微蹙,隔著房門問道:“誰?”

    “先生?!?br />
    門外毫無遲疑。

    一把清淡而平靜的嗓音響起。

    靳西風很確信,這是一把他從未聽過的嗓音。

    可先生二字,卻早已銘記于心!

    靳西風的心,驟然墮入深淵。

    來者,是先生???

    他下意識地倒退了兩步。

    表情復雜而驚悚。

    距離楚云離開,才不到半個小時。

    按照行程計算,楚云甚至還沒抵達秀靈山莊。

    先生怎么會來的?

    靳西風的大腦飛速旋轉。很快,他得到了答案。

    一個令他陷入絕望的答案!

    先生掌握了他的所有陰謀!

    而更令靳西風恐懼的是,從靳靈從容飲下毒酒來看。她根本沒和先生串通一氣。

    不止是他,就連靳靈,也被蒙在了鼓里!

    靳西風不寒而栗,后背瞬間滲出了冷汗。嗓子眼陣陣發干,胃部翻江倒海。

    “是你主動開門。還是我拿房卡刷開?”

    門外,先生平淡的嗓音再度傳來。

    終于,靳西風選擇了主動。

    他滿手冷汗地扭開了房門。

    抬眸,迎向了門口那一道修長的白色身影。

    這是一個看面相,大約四十出頭的中年男子。

    他五官陰柔,卻俊美。

    氣質出眾,但透著一股陰鷙。

    他的雙眼平靜,卻深不可測。仿佛兩顆蒼穹之上的星辰。閃著智慧的光芒。

    他穿著得體,如優雅的貴公子。

    他就這般淡淡地站在門口。

    淡淡地,注視著靳西風。

    “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嗎?”先生柔美的唇角微張。比靳西風還要英俊的臉龐上,懸著平淡之色?!安粴g迎嗎?”

    靳西風皺眉。迫不得已地讓開了身子。

    屋內彌漫著煙草與酒精的味道。先生卻步履平淡地走了進去。

    然后,坐在了靳靈之前所坐的沙發。

    桌上的酒沒有收拾。等靳西風走后,自然會有人善后。

    包括那瓶毒死靳靈的紅酒,也依舊擺在原來的位置。

    先生伸出手。提起那瓶毒酒。

    他的手修長如鋼琴家,漂亮干凈。

    打開酒瓶,先生倒了一杯酒。

    然后抬手示意:“坐?!?br />
    靳西風看了眼先生。

    又偏頭掃向門外。

    此刻,他心中生出一個念頭。

    一個憑他的智商,基本可以判斷不可行的念頭。

    他想跑。

    逃離先生。

    以最快地速度離開酒店。然后重金聘請保鏢。全天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

    但他知道。既然先生親自露面了。那么他逃跑的可能,近乎為零。

    在短暫地天人交戰之后,靳西風神色驚恐地走向會客廳。坐了下來。

    坐在他原來的位置。

    沙發旁還有一個打火機。一盒只抽了幾根的香煙。

    “其實你早該死了?!毕壬〈轿???∶狸廁v的臉龐上,并沒露出半點情緒。

    仿佛在說一件家長里短,與自己毫無利益瓜葛的瑣碎。

    “如果不是靳靈替你求情?!?br />
    先生目光平淡。坐姿十分隨意。

    “可你還是選擇了殺她?!?br />
    先生口吻平淡。毫無情緒道:“也殺死了你自己?!?br />
    靳西風渾身發顫。

    由內而外地散發出恐懼。

    他不明白。

    如果先生早就掌握了一切信息。他為什么不阻止靳靈?為什么會選擇在楚云帶著靳靈離開后,親自露面。

    “你不是喜歡靳靈嗎?”靳西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讓自己顯得不那么狼狽?!盀槭裁纯粗退??”

    “喜歡。是這里?!?br />
    先生指了指自己的心臟部位。

    “但我做事,是用這里?!毕壬鹦揲L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喜歡,是一種感情。

    但先生所做的一切決定,用的是大腦,是理智!近乎殘忍冷血的理智!

    強大的先生,不會為感情所控!

    哪怕靳靈是他此生唯一喜歡的女人。并與他相識相知近十年!

    靳西風渾身發抖。瞳孔劇烈收縮。

    簡單兩句話,靳西風讀懂了一切。

    包括先生為何不阻止。為何眼睜睜看著靳靈送死!

    “不愧是先生?!苯黠L臉色發青,眼中流露出恐懼之色。

    先生端起了酒杯。

    眉宇間,毫無情緒:“喝了它?!?br />
    靳西風渾身肌肉發顫,近乎痙攣。

    “她喜歡你?!?br />
    先生的嗓音,平穩到毫無瑕疵:“下去陪她?!?br />
    靳西風沒有接酒杯。

    也不敢接!

    他僵硬地坐在沙發上,大腦飛速旋轉。

    他在尋找逃生之法。包括將整個靳家拱手送給先生!

    活著,比什么都重要!

    “喝吧?!?br />
    先生抬高了酒杯。

    薄唇之下,溢出一句令靳西風如墮地獄的話語。

    “不喝,你會長命百歲?!?br />
    靳西風終于還是選擇了喝。

    他不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不想真的如先生所言,長命百歲!

    當著先生的面,靳西風飲下毒酒,七竅流血,死狀凄慘。

    此后,靳家滿門死絕,斷子絕孫!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近身狂婿》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近身狂婿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近身狂婿》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魔兽世界怎么赚钱换时光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