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9章 捉拿采花賊(三)

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正身法道 第0499章 捉拿采花賊(三)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里面的黑變變緊緊盯著鐵罐罐口,身體往后縮一縮,喊:“放我出去!”

    鳳凰花注視著畫面,盯著蜷縮在鐵罐罐里的黑變變問:“為什么不變成黑煙呢?以免別人認錯?”

    村婦生怕黑變變受到傷害,對著畫面喊:“孩子快叫媽呀?這么多人都看著……”

    黑變變究竟能不能看見村婦?到處找一會,沒發現目標,最終也沒說出話來。

    媒婆不能再等,大聲嚷嚷:“你們也看見了;小男孩根本不認識她?”

    村婦一聽,更慌了,如果不喊媽,問題會很嚴重!盯著畫面叫:“變變;看這里;快叫媽媽呀?”

    大家的目光,都在畫面上;如果小男孩是村婦的孩子,為什么不認識她呢?

    村民們議論紛紛,說三道四;沒有一句話能說明鐵罐罐的小男孩就是村婦的。

    針對這個問題,認識小男孩的主動站出來證明:“他就是黃金桂的孩子;是我親眼看著這個孩子來到世上的?!?br />
    村民們有很多人認識黃金桂;她長長的頭發散散披著;三十六歲,正是如狼似虎年齡;通過精心打扮,像宮女一樣漂亮!尤其是身穿鳳凰裙,腳蹬繡花鞋,更加引人注目!一點也看不出是個村婦的模樣來;但這些都不能說明黑變變是她的兒子。

    那么,這些村民認識黃金桂;認不認識她兒子呢?

    有些說,見過一兩次面;有的說,還是第一次見;反正是別人的孩子,誰也沒注意。

    那么,現在不用爭論就可以肯定黑變變就是黃金桂的兒子了;可是,他為什么不喊媽呢?

    媒婆也有想法;如果真是她的兒子,豈不說明自己抓錯人了?那么,這么大的孩子,深夜變成黑煙干什么呢?他如果是人,就不可能變成黑煙了?

    這個問題;我很困惑:據了解,黑煙變的人絕不是個小男孩;況且,還搶走了齊大歪的兒媳婦;到現在為止,還不知這位新娘在什么地方?

    村民們又開始議論,有的說:既然是黃金桂的孩子,就應該放人了……有的認為:在情況沒弄清前,不可以放。

    媒婆也有些猶豫;雖然大腦有這樣那樣的想法;但是,這么多人要求放人;如果繼續堅持;會遭到所有村民的反對……

    現在出現兩個問題:第一,如果小男孩不是黑煙變的;應該立即放人。第二,如果小男孩是黑煙人變的;放出去,又抓不回來;不如不放。

    然而,黃金桂咬定這個小男孩,就是黑變變;他的臉嘴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哪有母親不認識自己的孩子?

    還沒等我說話:有些村民另有看法;萬一黑煙變成你兒子,關鍵是想逃脫罪責;針對這種情況,有誰能肯定他不是黑煙人呢?

    為此,各執一詞;誰也說服不了誰?給處理這個男孩帶來很大難度。

    鳳凰花悄悄跟我說:“夫君;問問手印,不就明白了嗎?”

    這句話也引起爭論:有些人不相信手印,無論手印變什么,好像都是假的;而有些人,對手印有這樣那樣的想法,最好保持沉默;還有些人絕對相信手??;說畫面非常真實,毫無隱瞞的痕跡……

    真是人多口雜!議論完了;將目光都轉移到我的臉上,請求我拿主意。

    這下把我推上臺階,弄得騎虎難下;情況就擺在眼前;我左思右想,盯著手印畫面喊:“把黑煙人找出來?”

    手印閃一下,高懸空中;畫面出來了,上面沒有黑煙人,但有小河水的背景……

    這是個很大的石頭,下半部分埋在水里;周圍的情況除了水,就是小魚小蝦;沒有可疑的東西。

    大家心里都有疑問:“手印閃出這幅畫面,是什么意思?”

    鳳凰花只是隨便說說:“黑煙人;很可能還在水里。并且與這個石頭有關?!?br />
    聰明的人都會想;手印為什么要把這個大石頭畫面閃出來呢?不說明里面有問題嗎?

    村民們好像都明白了,大家一起要求,把鐵罐罐里的小男孩放了。

    媒婆竭力阻止;還說了很多話,其中一條是:“如果放出去,就抓不回來了!”

    村民們意見很大,都認為媒婆不懷好意,想置黑變變于死地;并且吵吵鬧鬧,要找媒婆算賬。

    我看也沒必要再保留鐵罐罐里的小男孩,令媒婆放人!

    她雖然不愿意,情況就擺在面前,不放問題會很嚴重!于是,用手輕輕在鐵罐罐口上過一下,蒙著罐口的白模消失;小男孩閃一閃,不見了……

    他既沒變成黑煙,也沒變成人;到底變成什么,也不知道?大家都睜著眼睛緊緊盯著,依然沒找到黑變變的蹤跡……

    問題出來了;這個小男孩,究竟是不是黑變變?

    針對這事;村民們吵吵很厲害,大家一致認為要到黃金桂家去找找看。

    黃金桂也有這個打算,主動帶路,閃一閃,就到了……

    還是那間房子;媒婆就是在這里,抓住黑變變的?,F在空空的,突然出來一個男人,像大傻逼似的斜楞著頭,嘴里流著憨口水,盯著所有的來人“哈拉哈拉”的,除說不清外,也弄不明白,他要說什么……

    那么;人呢?會到

    什么地方去了?有些村民嘮嘮叨叨說:“不讓放,就是不聽;現在好了,讓黑煙人跑掉了?!?br />
    黃金桂不服氣,當著這么多人,一點顏面也沒有,對著門外喊:“變變——你在哪?快出來呀——”

    沒一個人幫她喊;大家都盯著,一句話也不說……

    黃金桂喊了不知多少遍,依然不見小男孩出現;有些村民意見很大,哼哼唧唧說:“別喊了!肯定又鉆進小河里去了?!?br />
    這話深深刺激著黃金桂的大腦神經,思索很長時間,問:“水里有什么?有大房子嗎?我兒子去那里干什么?你們是不是想落井下石?生怕人家不出事?”

    話不好聽,惹怒了一大堆村民,指著她的鼻子罵:“賤女人;就你的鬼事多?如果讓黑煙人跑掉,我們跟你沒完!”

    黃金桂拼命狡辯,說一句,人家有十句,七嘴八舌頂著;罵得她狗血噴頭;找不到申辯的地方;號哭一場,抬頭來盯著我喊:“官老爺;您要為我作主!他們欺負人,怎么辦?”

    我實在不愿把事情鬧大,盯著所有的人喊:“好了!一個個少說兩句好不好?”

    村民見我下令,才慢慢忍下這口惡氣,嘴里還不停的念念叨叨,不知啰嗦什么?

    我還有很多情況要問;黃金桂卻蹲在地下,蒙著頭痛哭,好像下不來臺似的。我想一想,把那個流憨口水的男人喊過來,試探一下:“你是她的什么人?”

    流憨口水的男人,嘴里好像有很多淌不完的口水,“哈拉哈拉”的說:“她她,是是,我我的,媳,媳婦?!?br />
    這句磕磕巴巴的話,給我大腦留下一個大大的問號:黃金桂這么漂亮;怎么會嫁給這么一個男人?其中,會不會有什么隱情?想一想問:“你們有幾個孩子?”

    流憨口水男人,用手指指她,又比比自己,“哈拉哈拉”的,說不清楚……

    我心里更氣怪了?想找黃金桂了解一下情況;可她蹲在地,緊緊抱著頭悄悄地哭;給詢問帶來很大的困難。

    有一位村婦看出問題,把目光遮遮掩掩落到我的臉上說:“官老爺;他用動作告訴你;黃金桂不讓他碰;所以,他倆沒有孩子?!?br />
    我恍然大悟;這個小男孩放得太可惜了!說不定就是黑煙人變的小男孩……

    這些村民在夜里什么也看不見;沒想到黑煙人能看見他們,一個個趴在河岸邊,怎么能發現人家從水里出來呢?

    那么,問題又出來了;既然不讓碰,娶親干什么呢?難道他大腦有問題嗎?

    村婦好像了解他家的情況,面對我說:“官老爺;黑傻爸以前不是這樣的,他很能做生意;賺到了一筆錢,才蓋的這間房子。村民們都認為,這是一位很能干的男子漢;大腦又靈活,請來媒婆,用三寸不爛之舌,把黃金桂說成一朵美麗的鮮花;并大力夸獎這個年代,要想找到二十三歲的處女,根本不可能;還是他的運氣好,偏偏碰上了……”

    (本章完)

    仙道圣尊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正身法道》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正身法道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正身法道》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魔兽世界怎么赚钱换时光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