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云駕霧 第二百一十一章 偷睡你的床

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老鄉請淡定騰云駕霧 第二百一十一章 偷睡你的床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接下來幾天膨大素居然很認真的開始學習起來,老趙很是欣慰,希望他這狀態能多持續幾天。

    至于柳清影就不用說,這丫頭刻苦的讓人心疼,晚上去宿舍都還要帶本書,在睡前要再看一會兒。

    老趙倒是挺悠閑,晚上去廣城又進了次貨給仝老板,又收入一筆。

    還跑去洛城那邊,又屯了點貨。瓷器姜老板那里是沒問題的,他那里貨源充足。但是做青銅器的方老板那里不行,不經常去收貨,怕他忍不住會把東西賣給別人。

    雖然他一再承諾不用老趙擔心,不會賣給別人,不過老趙閑著也是閑著,何必給他違背承諾的機會呢!

    老趙是真閑,現在西薩那邊什么時候想去抽空去一次就行,又不用收藥材。千島國那邊的公司剛起步,他也不想多去看,不然萬一哪天受不了誘惑怎么辦?

    所以時間多,他還利用中午時間跑城里去看了一趟李子樹和小慧。

    那倆人的小日子也幸福的很,小縣城的日子單調了點,但是節奏慢,每天兩人的最大的事兒就是安心養胎,其他都是次要的。

    老趙去了就找個理由,悄悄給小慧補個起死回生,以防萬一嘛!

    轉眼又是周末,柳清影上周就打定主意不回家了,老趙自然也不會去趙家灣,那里又沒人,他回去做什么?

    所以打算下午陪柳清影,帶她到市里玩去,讓她放松下。晚上再出發去京城——那邊閻不收的病還沒結束治療呢!

    本來柳清影還想叫膨大素單姍一起去玩的,不過那家伙說要學習。

    簡直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膨大素居然連周末都開始學習,這讓老趙怎么忍心去打擾他。

    膨大素不去,單姍肯定也不會去。

    所以老趙也就‘勉為其難’的,和柳清影一起出去玩了。

    去市里也沒什么好玩的,公園,動物園,市里的幾個景點,看什么不重要,關鍵和什么人在一起,反正這一溜達,大半晌似乎瞬間就過去了。

    還在想接下來去什么地方玩的時候,老趙就接了個電話。

    柯子的,等老趙一接起來就說道:“小武,你這周不是還來京城的嗎?現在出發了嗎?”

    “出發了!”老趙看著柳清影,嘿嘿樂著撒謊道。

    “那你路上慢點?!笨伦诱f道?!澳愕牟∪税l瘋了,需要你再治治?!?br />
    “怎么了?”老趙一驚。

    “閻不收??!”柯子說的有點氣急敗壞?!斑@混蛋現在身體好點,又沒點正事兒,天天到處溜達。替你宣傳你的醫術呢,說你醫術就和神仙法術似的,治一次就讓他能蹦能跑了?,F在他自認是你小弟,還在幫你這大哥主動找病號,宣稱不管什么病,只需要一輛車就能請你出手,保管能治!”

    “那我車庫還得再修大點???”老趙笑呵呵地。

    “你怎么就不急呢!”柯子著急?!叭f一以后病人多了,沒法推脫的也多,你給人治病,不得累壞你?再說那小子可說你什么都能治,你有把握呢?”

    “他就是一小孩兒,胡鬧呢,別人也得信??!你先別急,等我去了和他說說?!崩馅w安慰柯子道。

    “那行吧,我就是和你說說,反正你自己想好對策,估計你再去給他看病,他家里就得有人等著你了?!?br />
    “放心吧,等我到了再說?!?br />
    “好!”

    ……

    掛了電話,柳清影好奇道:“什么事兒???”

    “沒事兒,我不說過嘛,上次去給一個小病人看病,就是送我車的那個?!崩馅w解釋道?!斑@孩子從小有病,做點劇烈運動都不行。估計是以前憋壞了,現在病情好點,能出去跑著玩了,就到處惹事呢!”

    “哦,對你沒什么壞處吧?”柳清影擔心。

    “沒呀,他替我給人宣傳,說我醫術好呢!”老趙笑呵呵地?!耙簿湍悴恍盼?,哎,這就是燈下黑。其實我真挺厲害的,要不一會兒回去我給你試試?”

    “呵呵呵!”柳清影冷笑?!澳隳鼙WC你只讓我看你的醫術,不干別的嗎?”

    “給你看醫術有點身體接觸怎么了?有必要防賊似的防我嗎?”趙起武嘴硬道?!澳悴欢?,這個醫生,醫生,眼里只有病人,你懂嗎?”

    柳清影心里哀嘆,再次確定了這就是個傻瓜,連哄人都不會:“要不你送我去車站,我坐車回去吧!你趕緊去京城,那不是還有人等著你呢?”

    “不著急,再說我還得回去帶金子和元寶呢!”老趙說道。

    “我幫你看著就行,你去吧!”柳清影說著又問道?!皩α?,你開車跑一趟京城,得花多少錢???還有過路費,咱們從家到這才一百多里就三十塊錢,到京城肯定更貴吧?”

    “也不算貴呀,幾百塊吧!那就走高速了,不像這隔一段路就一個收費站?!崩馅w回憶了一下,隨口說了個數字。

    他還沒出過到京城的過路費,連搬家那次,都是趁別人打盹的功夫,自己把車開得起飛,躲過了收費站——真的起飛,不是夸張。

    “那再加上油費呢?”柳清影說道?!凹悠饋砜隙ㄒ膊簧倭?,這車還大,費油。要不你干脆坐飛機去吧,還快,你還能不那么累。我聽人說長時間開車也挺累人的,你老這么跑,吃得消嗎?”

    有這么幾句關心,老趙就心里美滋滋的了:“沒事兒的,我開習慣的,你也知道我身體素質多好,那體育老師不還想讓我考體育特長的嘛!真沒事兒?!?br />
    “嗯?!绷逵皠裾f半天無效,也不再多說,點點頭?!澳悄阕约盒⌒狞c,現在辛苦你了。等咱們參加完高考,我也去學學開車,以后你想開車來回跑,我和你一起,咱們輪流開就好了?!?br />
    “好!”老趙說道?!白咴僬业胤酵鏁?,等下咱們在這里吃了飯再回去?!?br />
    “不了,你太晚出發也不好?!绷逵皳u著頭?!澳銖倪@走吧,是不是從這直接能上高速了?我去坐車,你現在走,也能少開會兒車?!?br />
    “送你回去我再走?!崩馅w說著想拉人走,柳清影站著不走。

    這丫頭倔勁兒上來了,一動不動看著趙起武:“你現在就開車走,我自己去坐車回去?!?br />
    “等你回去,去鎮上的車都沒了!”老趙無奈得很?!澳沁@樣吧,我給你送到縣城總行吧?找到回鎮上的車,我把你送上車,然后我就走。你回去的話要是晚了,就別管金子和元寶,直接回學校宿舍住,明天白天再去喂它們?!?br />
    柳清影想了想:“好!那也別去玩了,現在就走吧!”

    走就走吧,老趙也知道這丫頭是擔心自己,可還是郁悶,明明自己飛去也不用費勁兒的?,F在給她送回去,自己去干嘛?難道還真開車上路嗎?當咱的騰云駕霧是假的?

    ……

    老趙開著車,看著柳清影悶悶不樂的,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兒。

    他覺得自己學會區分誰是對自己真的好了!

    真正的好原來不是吹捧和贊揚,而是擔心。

    如果告訴別人說自己開車去京城跑,大部分的反應是有車真好,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告訴別人自己的成就,大部分是吹捧和贊揚,以及羨慕和妒忌。

    但是有人不會,家里的家人會自豪,更多的是擔心自己累著沒有。

    柳清影也是。

    李子樹和柯子也是,李子樹不經常說,但是能看出來是真關心。

    柯子也夠意思的很,盡管只是猜測自己會‘氣功’,平時也挺喜歡跟著看別人驚訝,但是玩歸玩,真聽說別人替自己宣傳,自己有可能需要去治療更多人的時候,就趕緊打電話,怕自己會撐不住。

    其他人也有關心自己的,但是都沒這么明顯。

    當然比起來,家人的好是最無私的,柳清影也算,其他的……好像也沒必要想那么多,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了,因為以后的時間更長,日久見人心嘛!

    想著想著覺得柳清影是真好,于是送她下車的時候就更舍不得,說是在路邊等回三河鎮的車,結果倆人坐車里磨磨唧唧的,耽誤的時間都夠送回去了。

    最后還是柳清影看到有車過來,很堅決的下令,讓他趕緊放開自己,否則錯過最后一班車讓他好看,兩人才戀戀不舍的分開。

    看著柳清影上了車,老趙目送車開的沒影兒,才一臉悵然的發動了汽車。

    真不想分開呀,自己明明能飛去的,天快亮走都行,還有好多時間呢!

    想了老半天,也不知道現在去哪兒,現在去京城肯定太早,在公路上慢蹭蹭的開著車,想半天,也沒想到去干什么。

    ……

    柳清影坐車上也舍不得,從臟兮兮的客車后窗,看著那輛依維柯一直沒走,她知道趙秋肯定在車里看著自己坐的這輛車,心里就更不舍了。

    慢悠悠的客車三步一停兩步一站,把二十來里路,硬生生走了半個多小時。

    下了車,柳清影也沒心思吃飯。

    本來剛才在車上她還計劃說,等到了鎮上去找舞蹈班兩個老師玩,順便再請教點訣竅什么的。

    可這會兒也沒心思,站街頭愣了一下神,就邁步朝學校走去。

    到了小路口的時候,鬼使神差的,就拐進了那條小巷子。

    老趙說了,讓她晚上去學校住宿,不用管金子和元寶,不過她想去看看。

    此刻天色已晚,昏暗的小巷子里,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腳步聲,柳清影突然覺得有些期待——趁著趙起武不在家,自己在他住的地方感受一下他一個人住小院的感覺,這主意好像挺不錯的吖!

    等走到門口,開門的時候,屋里的金子和元寶已經隔著門知道她來了,一個汪汪,一個喵嗚,歡迎著她,就讓她更覺得自己剛才想的是個好主意了。

    進了院子,鎖好門,金子撲上來和她玩,被她抱了一下就推開,還低聲呵斥:“哼,和你主人一樣,見人就想粘人家身上是吧?還是元寶好,是吧小元寶?”

    金子又聽不懂,卻能感覺出來她不是真的生氣,還是搖著尾巴討好她。

    元寶喵嗚兩聲,慢悠悠的靠過來,柳清影就也抱了它一下,表示自己的公平。

    “好了好了,我想想,平時你主人怎么喂你們的,我給你們弄吃的去?!绷逵罢f著,放下元寶進了廚房,開始忙活起來。

    牛肉湯還有呢,肉吃光了,剩的湯就是給金子和元寶留的。

    再加點風干肉和饅頭,弄了一大盆一小盤,大盆是金子的,小盤子里是元寶的。

    看著它們急不可耐的想吃又怕燙的模樣,柳清影忍不住樂了起來,心想如果自己沒來的話,趙起武一個人肯定也是這樣子吧?

    不對,趙起武肯定不會餓著自己。他肯定是自己端著碗吃著,然后看著金子和元寶想吃還吃不著,幸災樂禍的才對。

    這么一想,柳清影覺得自己有必要再給自己也做點吃的。

    于是做了一小碗面條,也用牛肉湯下的面。

    端著小碗出來的時候,金子和元寶已經開吃了。

    元寶吃的慢條斯理,動作優雅的很。金子就不行,狼吞虎咽的,結果食物上面涼了,下面還熱,不時被燙的嗷嗷一聲,還是要吃。

    柳清影就看著它們,慢慢地挑起一筷子面條,輕輕吹了吹,再慢慢地放嘴邊,細嚼慢咽著。

    然后又想,趙起武吃飯都是很快的,才不會這么慢。

    于是又加快了點速度。

    吃過飯刷了碗,她才進了正屋。

    看著屋里的擺設,不由就想起了趙起武在這里的時候,會是什么樣子。

    然后換了老趙的拖鞋,這姑娘大大咧咧的走到外邊水龍頭上,也不管水已經很涼了,她伸著腳就去沖,猛一下子被涼的吸溜了一下,又忍不住嘿嘿笑了起來。

    老趙那家伙皮粗肉厚的,都這么涼了他還懶得用熱水,天天見他用涼水洗東西,肯定晚上就這么洗腳的。給他說了用熱水泡腳對身體好,不過自己看不見的時候,他肯定也是不會聽的。

    洗了沒兩下,這丫頭就蹦蹦跳跳的往屋里跑,金子和元寶也跟著她跑,歡天喜地的樣子和她差不多。

    然后擦了腳她就不用涼水了,燒了點水,好好洗了下。

    洗了半天,該睡覺了。

    然后想反鎖堂屋門的時候,她看著金子和元寶,如果夜里它們兩個想便便那怎么辦?

    趙起武自己一個人估計都不會鎖,于是也不鎖了。

    再進了臥室,看了看老趙的床,她猶豫了一會兒。

    床上其實挺干凈,有洗衣機,被單什么的老趙還是經常洗的。就是亂糟糟的,別指望老趙自己會多整潔,以前柳清影還幫他收拾過,后來遇到一次他亂扔衣服,弄的柳清影不好意思,就不幫他收拾了。

    很快柳清影就下定了決心,收拾了一下,就鉆進了被窩。

    嗯,這就那傻瓜的床,嘿嘿!

    這丫頭有種干壞事的緊張和刺激,還有些小得意,趁著那家伙不在,睡他的床。等他回來知道了,肯定得后悔自己沒在家,真想知道他知道了會是什么表情,哈哈!

    傻樂呵著的丫頭都沒發現,金子和元寶本來在屋里晃悠呢,結果忽然好想感覺到了什么,撒腿跑了出去,對著天空張望著……

    讀文學 www.2836074.live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老鄉請淡定》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老鄉請淡定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老鄉請淡定》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

魔兽世界怎么赚钱换时光徽章 广州股票配资公司 加拿大28开奖官网 四川快乐十二奖金 体彩排列五近15期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 青海高频11选5查询 股票今天下跌的原因 上海 期货 配资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最真准网 江苏十选五走势图